2011年4月3日 星期日

murmur

學校粉刷工程進行中
到學校督工、整理運動場工程結算資料
順便替新種的草皮澆水
又順便拔了幾塊花圃雜草
還順便看了一下平常沒空看的刊物......

某篇文章中提到:
民主式的自由,是讓學童免於恐懼,免於對成人權威的恐懼...以肯定其獨立的個人...。
又提到:
教育應使學校適應兒童,而非兒童適應學校。

說實在的
我並不完全同意以上的看法

民主式的自由,除了讓學童免於對成人權威的恐懼外
更重要的應該是讓孩童學習表達自我的同時也懂得尊重別人
否則只會培養出很獨立 很勇於表達自我 卻也很自私的孩子
他們的口頭禪經常是:我想要這個...、我想要那個...、我不要...
獨立的個人過度膨脹卻變得自我
只顧自己需求的滿足 卻很少考慮到他人感受

固然畏懼是不必要的 但敬畏卻是應該要有的
畢竟渺小的人類
對天地、對所從事的工作、對先民長輩
如果沒有敬畏之心
便容易變得自大張狂

教育應使學校適應兒童,而非兒童適應學校。
那孩子長大呢?
是社會來適應孩子
還是孩子要去適應社會?
學校教育當然應該考量學童的需求 盡力適應學童
但挫折容忍力與適應力的培養
不也應是兒童教育的重要課題嗎?

現代教育的難處是很難站在一個平衡點上
不是過分威權
就是過分順應
但我認為過猶不及都不是好事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