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日 星期五

陪你看日出----之一

第一章
  公元一九三四年,日治時期。於台中廳,撿東上堡,新伯公庄,第十六番地,一戶傳統三合院的角落裡,屬狗的白水誕生了,是個道道地地有著硬頸精神的東勢客家人。
  他二歲時,父親帶著全家遷居到苗栗縣大湖鄉一個陌生的山頭,一家八口就在那兒落地生根成了殷實佃農。直到服完役,白水才獨自離開家出外打拼,這一晃眼幾十個年頭過去,他也算是嚐盡了人生裡的酸甜苦辣……。

       「小時候一起長大的那些玩伴,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
  已經七十五歲的白水羸弱地躺在床上,閉著眼,兒時那些陳年舊事正一股腦兒的湧上心頭……
  「爸!在想什麼?吃飯了喔!」玉好邊說邊熟練的拉起插在白水鼻子上的鼻胃管,準備為下半身完全失去知覺,連吞嚥都有困難,只能依靠鼻胃管維生的父親灌食。
  「不要!我不想吃。」白水虛弱的抗拒著。
  「不行啦!不吃沒有營養!忍耐一下喔,我慢慢灌好不好?」
  玉好是白水的長女,也是他最鍾愛的女兒,從小就貼心懂事,四十多歲了一直沒有出嫁,在他兩個弟弟翰林、信甫相繼結婚後,便自己買了公寓搬了出去。直到半年前白水肝癌惡化,她才又把兩老接去自己家中照顧。
  「不要用強的啦!」看玉好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白水懊惱的抗議轉為微弱的哀求:「唉!為什麼要用強的?不要用強的……」
  聽到一生遭逢多重磨難,但從不曾低頭的堅毅老父親這麼無助的哀求,玉好心酸的別過頭去,父親一直是她心中的巨人,但在面對生死的當口,竟連不吃的自由都沒有。這樣的生命太卑微了!
  「就順著父親吧!」那一瞬間玉好心痛得幾乎想放棄……但停了幾秒,她忍住淚抿著嘴,狠下心繼續灌食。怎麼能放棄呢?難道眼睜睜看著父親的生命逐漸消逝?她做不到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