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日 星期五

陪你看日出----之五

第五章
  震災一年後,台灣正逐步重建中,白水一家也逐漸走出災後的心理陰影,兒女申請了政府推出的「九二一救災方案」,以免息貸款的購屋優惠,為白水跟多米另外買了一棟房子。這回真的要在新家養老了喔!白水跟多米每天外出運動,白水閒時練練書法、彈彈琴、種種花,多米到老人會學跳舞、唱歌,兩人終於過了幾年清恬無憂的日子。人生到此,可不要再有「意外」了吧!

  但「意外」還是降臨了!就在白水七十四歲那年,到醫院進行例行性的檢查時發現,三十年前的那場車禍,輸血過程所感染的C型肝炎已經轉為腫瘤,須立刻緊急住院做進一步的電腦斷層和血管攝影。醫生的建議是,血管攝影如果確認是惡性的腫瘤,就要立即施以血管栓塞的手術。準備攝影的前一晚,白水的么兒信甫在醫院陪伴他,白水整夜輾轉難眠,天還沒亮,就把信甫叫醒,說有話要告訴他。
  「前幾天我做了兩個夢,一個是很好的夢,夢到很多小天使圍繞在身旁;另一個夢是惡夢,夢到世界末日,很恐怖……」白水回憶著夢境。   
  「這次住院,醫生就是我的貴人,看能不能救回我這條殘命。如果不行的話,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媽媽……」想起結縭卅多年為他吃盡苦頭的多米,白水哽咽了。
  「我遺書早就寫好了,就夾在書桌抽屜的筆記本裡面……」
  
聽到這裡,信甫一陣鼻酸,強忍住淚水,一邊樂觀地期望著父親會平安無事,一邊又想像著如果這是父子倆最後一次的談話……
  「父親想表達的是什麼?他還有什麼未完成的心願?我能為他做什麼?我還有什麼話是很想告訴他卻一直沒有勇氣表達的?」這樣想著的信甫並沒有馬上打斷白水的談話,說大多數子女或家屬都會說的:『別想太多,吉人自有天相,您會平安沒事的!』,他只是緊緊握著白水有點冰冷的右手,靜靜地聆聽他內心想表達的一切。眼裡望著白水消瘦憔悴的面容,信甫恨不得將這個影像深深烙印在心底,但是心底對父親的愛卻始終說不出口,因為話到嘴邊淚水卻比言語更快。
   出院後白水的病情並未好轉,多米只好跑去求神問卜,聽說白水是犯了沖,急忙拿白水的衣服去收驚,還燒了一些符仔泡水給白水喝。信甫雖然知道那很不科學,但那一刻他寧願選擇相信,因為那不只是一杯符水,還是一個妻子的關心和愛,也是所有孩子們的期待和希望。
  可惜白水的病每況愈下,自從有一天下半身突然癱瘓後,神智也漸趨混亂,經常說些讓人聽不懂的話。
  「別說了,爸!很晚了,睡覺吧!眼睛閉起來喔!」玉好邊哄著父親,邊幫他蓋好被子,髮絲不小心拂過了白水的臉。
  「好香!」
  「什麼?」
  「你的頭髮好香!」白水微笑的說。
  已經好久沒看父親笑過了,玉好想起白水車禍那天出門前,讚美她漂亮時,臉上也是掛著這樣的微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