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日 星期五

陪你看日出----之六

第六章
  凌晨三點多,玉好在睡夢中被母親的呼叫聲驚醒。
  「玉好!快來呀!」
  「媽,怎麼了?」
  「你爸的呼吸變得好慢……」
  玉好趕緊通知翰林、信甫,等到翰林進門的那一刻,白水停止了呼吸。
  
  「要不要趕快叫救護車?」玉好真的慌了。
  「也許……爸已經累了!」翰林鎮定的說。
  「你是說爸已經……?」
  翰林點點頭。
  玉好這才意識到,她心中那個像日本人所崇拜的不倒翁般,任何橫逆都打不倒的父親,已經永遠的離她而去。她還有許多來不及說出的話呀!怎麼會?怎麼可以!聽說人最後消失的就是聽覺,她立刻伏在白水耳邊哽咽的說:
  「爸!我愛您!您放心,我們會好好照顧媽媽的,您安息吧!」
  「爸!我也愛您!我們都會盡力照顧媽媽的,您安心跟菩薩去吧!」
  很快的所有子女、媳婦、孫兒都趕到了,大家圍繞在白水身旁助念。學佛的廷翰,要大家不要在白水身旁哭泣,以免他心有罣礙。但怎麼忍得住呢?一聲聲誦念著「南無阿彌陀佛」,望著宛如熟睡再也不會睜開眼睛的臉龐,眼淚還是撲簌簌流下來。
  「別哭了!我的好孩子們!我只是要到更好的地方去,別難過!」白水想這麼回答,可惜孩子們再也聽不到他說的話了。
  「你爸爸終於解脫了……,他這輩子真是太苦了!」
  儘管知道無常終究會來,但哪知無常來得這麼難以招架,多米望著她照顧了四十五年的老伴,眼淚已經氾濫成海。如果可以,白水很想伸出手摸摸多米的臉,幫她拭去臉上的淚,這輩子已經讓多米流下太多的眼淚了……。
  「如果知道昨天是最後一天,我就不會阻止他想拔掉鼻胃管,也不會強迫他灌食了!」 玉好不斷回想著前一晚,懊悔的責備著自己。
  「如果知道昨天是最後一天,我就聽他的話,他想聽我彈鋼琴,管它是多晚會不會吵到鄰居,我也會彈……」
  「如果知道昨天是最後一天,我就不要一直催他睡覺,他想說多晚就說多晚……爸!對不起!」
  「別傻了!乖女兒!誰能早知道呢?爸爸不怪你,爸爸愛你……」
  玉好突然睜大了眼,她好像聽到了什麼?
  「唱歌吧!唱歌給爸爸聽!唱那首『陪我看日出』,我最喜歡聽你唱那首歌了!」
  愣了半晌,玉好擤掉鼻涕,抹去淚,決定再也不違逆爸爸的意思了,她輕聲唱了起來:
  『雨的氣息是回家的小路,路上有我追著你的腳步,
   舊相片保存著昨天的溫度,你抱著我就像溫暖的大樹……』
  『哭過的眼看歲月更清楚,想一個人閃著淚光是一種幸福,
   又回到我離開家的下午,你送著我滿天燕子都在飛舞。』
  『雨下了,走好路,這句話我記住,風再大吹不走囑咐。
   雨過了,就有路,像那年看日出,
   你牽著我,穿過了霧,叫我看希望就在黑夜的盡處……』
  玉好的歌聲真是好聽,白水露出欣慰的微笑。
  「孩子們,人生不會永遠平順,希望你們不論碰到了怎樣的遭遇,永遠都不會失去勇氣啊!只要懷抱著希望,耐心等待著日出,再深的黑夜都會過去呀……」
  俯瞰著床上的自己,以及所有親愛的家人,像看電影般迅速回顧著自己的一生,連白水自己都覺得目不暇給……。
  『……雖然一個人,我並不孤獨,在心中你陪我看每一個日出。』
  玉好略帶顫抖的歌聲停頓在一聲抽噎中。
  天色慢慢亮了……太陽緩緩從山後探出頭來……
  「雖然很艱難,但我已完成此生任務,可以放心跟菩薩去了……」
  白水覺得自己輕飄飄的,自從車禍截肢後,一切行動不是慢半拍就是跟不上節奏,原來擺脫軀殼後的感覺是如此輕鬆自由……
(全文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