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9日 星期四

你,可曾,看過,油桐花?

又是油桐花盛放的季候了
他曾描述過那種壯麗
滿山滿谷的白
風一吹  似雪搖落無聲

2010年4月27日 星期二

撕貼畫--梵谷自畫像

最近手有點癢
總想做點什麼勞作之類的(家事除外)
手邊剛好有梵谷的畫冊  以及一堆待回收的雜誌
嗯~就來玩玩好多好多年沒玩過的撕貼畫吧!

2010年4月20日 星期二

校園裡的神"鷺"俠侶

昨天下班前經過校園前庭
發現草地上一對黑冠麻鷺靜靜的停在那兒
一動也不動的 像極了標本

真相大白

從寒假以來幾乎每天都被蚊子吵得睡不好
長期睡眠不足下 
讓我一看到黑影  一聽到嗡嗡聲  就幾乎要抓狂
天氣冷時還可以把整個人蒙在被子裡躲避攻擊
但天氣漸漸熱了......%*#@!!!
上個禮拜  我終於決定 向蚊子宣戰

2010年4月14日 星期三

才藝晚會

在訓導處的這兩年,每年都有固定的重要功課
上學期不是園遊會就是運動會
下學期呢先是各年段的才藝競賽,然後是優勝隊伍的才藝發表晚會 
接著還有打擊樂團的年度公演
活動一個接著一個,確實不輕鬆

頭擺个妳

最近常在電視上看到一則以國父為主角的廣告
一段國父與資助者相認的過程吸引了我的注意
這個廣告還蠻有趣的: 
資助者為了確認國父的身分
分別以不同語言來測試
最後國父以客語說了一句話才終於確認(國父也是客家人)
哈哈!原來是99年度客語能力認證的廣告啦!

2010年4月9日 星期五

陪你看日出--後記

今年是父親往生後第二次清明掃墓
心境上平復很多
回想起父親剛過世那年的除夕夜
在父親牌位前擺好菜餚與他慣用的碗筷時 
想到那是第一次缺了爸爸的團圓飯
心酸的濕了眼眶

2010年4月2日 星期五

陪你看日出----之六

第六章
  凌晨三點多,玉好在睡夢中被母親的呼叫聲驚醒。
  「玉好!快來呀!」
  「媽,怎麼了?」
  「你爸的呼吸變得好慢……」
  玉好趕緊通知翰林、信甫,等到翰林進門的那一刻,白水停止了呼吸。

陪你看日出----之五

第五章
  震災一年後,台灣正逐步重建中,白水一家也逐漸走出災後的心理陰影,兒女申請了政府推出的「九二一救災方案」,以免息貸款的購屋優惠,為白水跟多米另外買了一棟房子。這回真的要在新家養老了喔!白水跟多米每天外出運動,白水閒時練練書法、彈彈琴、種種花,多米到老人會學跳舞、唱歌,兩人終於過了幾年清恬無憂的日子。人生到此,可不要再有「意外」了吧!

陪你看日出----之四

第四章
     玉好深知白水的日子不多了,或許白水自己更清楚?他常常眼神空洞的盯著某處望,在想什麼呢?即便是當年車禍後行動不便,他仍堅持任何事盡量不假手他人,病體稍癒便和多米一起從事家庭代工,千辛萬苦的養大了三個小孩,生活清貧中自有甜味。雖然受過傷的五臟六腑及截肢處,不時用疼痛來消磨他的意志,但肢體的殘障從不曾限制住他的行動,而今卻只能像這樣一動也不能動的躺在床上……

陪你看日出----之三

第三章
  經過一週連綿的春雨,好不容易太陽露了臉,玉好心想看到陽光,或許能讓纏綿病榻的父親心情開朗,她走進房間想拉開窗簾,卻發現白水掀掉了被子,還將身上的睡衣拉鍊全拉開,坦露著前胸眼睛骨碌碌的張望著,一副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躺在床上起不了身的樣子。

陪你看日出----之二

第二章
  說到面對生死關頭,其實早在白水四十五歲那年,他就已經到過鬼門關跟閻王打過照面了……那天是九月初,一個艷陽高照的日子……

陪你看日出----之一

第一章
  公元一九三四年,日治時期。於台中廳,撿東上堡,新伯公庄,第十六番地,一戶傳統三合院的角落裡,屬狗的白水誕生了,是個道道地地有著硬頸精神的東勢客家人。
  他二歲時,父親帶著全家遷居到苗栗縣大湖鄉一個陌生的山頭,一家八口就在那兒落地生根成了殷實佃農。直到服完役,白水才獨自離開家出外打拼,這一晃眼幾十個年頭過去,他也算是嚐盡了人生裡的酸甜苦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