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2日 星期五

向梵谷致敬

就讀師專期間,對繪畫一直有著高度的興趣
雖然因為家境關係四年級時沒有選擇美勞組(買畫具顏料需要不少錢)
卻經常拿著炭筆跟同學到處寫生
畫過校園許多角落
甚至在柳川岸邊畫上半天
為什麼喜歡作畫呢?
正如文生‧梵谷所說:
至少在我的作品裡,我找到了吸引我的原物的一聲回響

又為什麼那麼喜歡梵谷呢?
是的 那聲回響 在欣賞梵谷畫作時我也聽到了
食薯者的勞動刻苦、星光夜的清涼旋律、麥田群鴉的寂寞悲傷
他的作品很能引起我的共鳴
總是讓我的心澎湃作響
師專畢業前一個月
我到圖書館借了余光中譯的梵谷傳來看
更能感受到他作品中所要傳達的訊息
而梵谷短暫一生中所能成就的燦爛光華
全賴弟弟西奧的全心支持
因此當讀到梵谷的死時(他不想再拖累弟弟)
我已熱淚盈眶
臨畢業的那一個月
我正深陷離別的痛苦
每每就著梵谷的畫
靜聽內心的吶喊 如此強烈
畢業後帶著情傷分發到三義一所六班的小學
那一年我的內心極度不平靜
(前一夜艱難的睡著後,第二天總是不快樂的清醒)
剛畢業的我負責教一年級
53個小蘿蔔頭裡有12個是早讀的孩子
儘管我拼命努力的補救教學
(可憐那些尚未成熟的孩子
 比同學更需要玩耍  卻被我留在教室一整天
 事後想來  真是對不起啊!)
始終有五、六個早讀的孩子
怎麼樣都學不會
我還曾經做惡夢
夢見這些孩子因為學不會拼音、國字
長大了不會看報紙
連搭公車都有困難......
求好心切又束手無策的我在夢裡苦苦的折磨著自己
由於全校只有兩位女老師
當時男老師要值夜
女老師負責值日
因此每隔一天就要值日一次
星期天在校值日的時候
冷清的校園附近也無商店
中午只能吃泡麵
一個人坐在辦公室裡改作業(唉!又是滿江紅!)
困頓的抬起頭望向窗外
呵!國父銅像前兩排柏樹一直延伸到校門口
望著望著 柏樹的樣貌開始有了動作
我看到了梵谷所畫的燃燒的柏樹!
是的!柏樹正在燃燒
一整排綠色的烈焰直上天際
我好像能感受到梵谷那顆灼熱的心
柏樹真的在燃燒
那是梵谷也是我真實的感受!
最近國立歷史博物館展出梵谷部分的畫作
我自然是要去朝聖的
2/4 和同事一塊兒北上看畫
站在梵谷的畫作前
(我站在梵谷曾經站過的位置耶 光這一點就很感動了!)
想像梵谷也曾這樣站在他的畫作前振筆疾畫
急切地想告訴看他畫作的人他想訴說的
「他寧願什麼也不說  也不願說得微弱啊!」
在去之前我又重讀了梵谷傳
經過25年的人生洗鍊
此刻感受自是更為深沉
在畫展中停留最久的一幅畫
是他所畫的聖瑞米療養院的花園一角
那被拘禁在瘋人院裡的靈魂
儘管憂傷但依舊如此美麗呀!
看到一旁牆上的簡介
敘述到梵谷為了不想拖累西奧而自殺的那一段
還是忍不住眼眶潮濕
今天凌晨兩點半 
讀完了梵谷傳
掩卷的片刻浮起的星空
正是梵谷式的藍色漩渦狀的星空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