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9日 星期五

寂寞

今天晚上開班級家長代表大會
非常佩服其中一位家長代表
他已經連續多年參加每年一度的這個會議
每次都提出許多他對學校的建議
這些建議充分表達他的價值觀

那種追求教育平等性以及對弱勢孩子的照顧觀點
雖然在社經背景較佳的家長代表中得不到太多支持
也與校長想要樹立學校品牌的菁英教育理念大相逕庭
但他很執著很堅持的每年提出
苦口婆心的
其實
我贊同他的看法
也許是自己國中時家中的一場變故
讓我深刻體會弱勢家庭的痛苦
我感謝當時我所就讀的國中老師
沒有因為我的家境補不起習而瞧不起我
反而時常投以關愛的眼神
給我很多機會與快樂時光

唸師專時
教授教我們要有教無類 他說:
如果連公立學校的老師都不能公平的對待孩子
那那些弱勢的孩子還能依靠誰?
聽完 我流下眼淚

還記得看過一篇文章
描述美國一所公立學校在大雪天不停課的故事
當天學校接到許多家長責罵抗議的電話
但校長依然堅持
原因是該校有許多弱勢孩子
每天能吃到的就是學校提供的免費午餐
而打包回去的剩菜
則是其他家人唯一的一餐
校長不忍心那些家庭在這樣的大雪天挨餓受凍

有家長質疑:
那就叫那些孩子上學就好了
讓我們的孩子停課

校長說:
我不希望那些孩子感覺到被施捨
他們應該保有他們的尊嚴
至於其他的學生可以請假
但我們不停課!

這是一種多麼溫暖而尊重的關懷與愛呀!
我想這樣對待我的學生
教學廿多年了
我的初心還在
但社會與教育環境已變得太多
有時
還是會覺得很寂寞

我不知道那位家長的背景是什麼
但我想 那位家長更寂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