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7日 星期日

溫情無價

去年學校警衛劉先生的母親過世了。
劉先生平時工作很認真,
人又很老實,
雖然警衛工時超長,
待遇又非常微薄,
但他總是兢兢業業的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
任勞任怨的。


因為警衛屬於約僱人員,
並未納入學校同仁互助會。
當時我基於同情及對他的肯定,
包了奠儀,
之後便忘了這件事。

今年四月,
我的父親往生了。
守喪期間,
內心悲痛,形容憔悴,
並不想於上班時間回學校處理一些必要的事務。
於是有一天傍晚,
我趁著天色漸黑返回學校。

當天恰好輪到劉先生值班,
他幫我開門,
等我處理完事情,
走出辦公室後,
他迎了上來,
囁嚅的說:
主任,你不要太傷心!
我知道你家裡有事,
上次我媽媽過世,
你有包奠儀,
這次我也很想包奠儀給你,
但我的薪水實在太微薄,
要養一個家,經濟很困難,
實在對不起。

我安慰他說:
沒關係,
不要放在心上,
你的心意我收到了,
謝謝你。

但他還是一直道歉,
並一路送著我出校門,
路上還不斷安慰我:
去年我媽媽過世,
我也是很傷心,
到現在我都還很想念她,
(這句話觸動了我的心,
我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但是,主任,
我們放在心裡想念就好了,
千萬不要太傷心,
這樣他們才會安心......。

我一再稱謝,
他也一再勸我別太傷心。
我怕眼淚決堤,
趁著夜色,
匆匆躲進車內。

因著一位平時並未有太多交談的警衛先生一席話,
一邊開車,
雖然淚流滿面,前景一片模糊,
心裡卻是暖暖的。
雖然他拙於言辭,
但他發自肺腑的安慰,

我真的收到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