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5日 星期五

短歌

短歌
  
像一棵靜立窗外的樹,
我曾想力求鎮定,
對人生不予置評。
世道雖云不古,
人心原來多病;
像一棵落葉紛紛的樹,
只為夜來風雨蕭蕭,
我也曾憂心悄悄。

我也曾憂心悄悄,
儼然一愀然小丑。
君子與小人同代,
碩鼠與麟趾並論;
朗朗青天,浩浩大地,
幾人能與天地合德?
我也曾憂心如焚,
像黑夜的明鏡,
悄悄有了裂痕。
像一棵靜立窗外的樹,
我曾想力求鎮定,
對落葉不予置評。
天命即所謂性,
率性即所謂道。
像一棵靜立風雨窗外的樹,
視此耿耿在,
明月與浮雲。

       ──楊澤〈彷彿在君父的城邦〉
二十多年前,還是師專學生的我,是個不折不扣的熱血青年,對教育工作充滿熱情抱負。
第一次讀到楊澤詩集──「彷彿在君父的城邦」裡的這首詩,感受到躍然於字裡行間的,
卻是他那因無力兼善天下,只能獨善其身的無奈嘆息,
以及在嘆息之外,猶不願與世道濁流合污的自許。
我總是抱著詩集漫步在校園,一邊咀嚼著「視此耿耿在,明月與浮雲」,
一邊想起:後漢時代嫉惡如仇、憂國憂民的氣節之士范滂。
那個時代的冀州鬧著大飢荒,盜賊四起,官吏們卻置百姓死生於不顧,
繼續巧取豪奪,朝廷委派范滂去查處貪官,
那時的范滂「登車攬轡,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
這樣的俠客豪情深深感動了當時還未出社會,
覺得教育工作正是一個可以兼善天下的偉大志業的我。
我常暗自揣想著自己登車攬轡的英姿,下巴或許還不自覺的呈現四十五度仰角呢!
一轉眼擔任教職已二十餘年,不敢說桃李滿天下,但也算桃李成林了吧!
為了提醒自己勿忘初心,我不時自我探詢:那澄清天下之志如今安在?
也正因為這樣一個小小的自許,對工作我始終全力以赴,
力求不要誤人子弟,更要為國作育英才。
然而,觀照現今的社會時局,不僅教育政策慌亂無方;
政治舞台更是充斥著謊言與狡辯,意識型態左右牽動著紛亂浮動的人心。
面對著校園裡一張張童稚天真的臉龐,真不知該如何對他們解釋所謂浮動的價值觀,
眼看謾罵虛詞掩蓋真相,粗俗喧嘩取代溫柔敦厚,難道這就是我們要許給孩子們的未來?
何謂知識份子的良心?范滂的臉龐竟已逐漸模糊…
啊!我也想力求鎮定,就像一棵靜立風雨窗外的樹,
但不知怎地,當著明月與浮雲,我卻還是忍不住憂心悄悄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